英俊的胖子-Hatch

其实这种感觉很奇怪,我不是不快乐。我每天都在笑,并且每一次都是真情实意的笑。
我曾经是一个大口吃瓜,快意飞马的人,或者,我某些时候是。我父母说我是一个很大气的人,我表哥说我算是人生赢家,活的很仙儿。
可我不是啊。
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
我不是
我真的每天都因为一些小事痛苦着。我太胖了,我的鼻子太扁,我开始掉头发,我画画不好,我的手指头太短,我太矮了。
我可能升不了学,如果我考不了一本怎么办,我是不是要复读,我文化课怎么办。
我一头扎进别人的故事里想要摆脱这些,可是又总被狼狈的揪出来。
我清楚的知道,不管我怎么做,我都会这样胡思乱想。这就是我,我改不掉,我跑不了。
其实我父母真的很好,都是那种自以为聪明其实有点傻乎乎,总是吃瘪又总是叹口气得过且过的普通人。我爸年轻的时候还是很帅的,我妈年轻的时候也说得过去,我其实很像他们,可是我不好看啊。我是眉毛离眼睛太远,额头太大,鼻子太宽太矮,嘴总是撅着,还是张圆脸。我有时候想,其实还是很像加菲猫的,可是加菲猫也算是猫里丑的了吧,何况又那么胖。
我奶奶是个老师,学习很好,没什么大能耐却很有魄力的一个人。姥姥呢,是个很会照顾人做饭很好吃但很执拗又有点神经质的老太太。
我同桌是个直男癌,还蛮耿直的。之前吵架的室友长得很好看,很白,很高。现在的室友都胖胖的,软软的,香香的,很可爱。
我的基友是个和我很像的人,但是她比我自由,一根筋,家里也是她信马由缰的。
画室老师跟长不大一样,总是很喜欢闹,不怎么过脑子,却还蛮有深度。
……
其实我叨叨这一堆,就是想说,我身边的人真的都很好。他们有缺点,但都不算什么。都真实而生动。
我遇到了一个很温柔的世界,可是我并不是一个温柔的人。
只有我一个人每天恨不得死掉。
那些快乐的事都是真的吗?你怎么知道ta说的就是ta想的?
我只是很害怕,我一个人的时候负能量特别多,特别重。我不相信别人,我因此而愧疚,但我还是不能相信别人。这是我自己的问题,我表面上很相信ta,可是其实我心里已经开始接受ta在欺骗我。
就活的很假。
我原谅ta就代表我根本不在意,我是站在一个超脱事外的角度在俯视ta。可是我不配啊。我何德何能要像个神仙一样要众生平等。
就算有人来劝我,我也会答应过后抛在脑后。
使我痛苦的是“我”,是我本身,是我的思维方式,是我的生活态度,是我永远不可能摆脱的,“我”。
我被绑在我的罪行碑上,我在对我自己强刑逼供,很多时候我第一反映都是我没有错,可是我习惯性的批判自己,我错了。
我不可以思考事情,只要一开始思考我就会绝望:我都在做什么啊。
你体会过那种感觉吗,前一秒你还在笑,觉得生活很美好,下一秒突然就开始否定自己,都是假的。又空虚又痛苦。
我好像从小就有这种感觉,随着我长成一个不争气的东西,这种感觉越来越频繁了。
对我来说嘲笑自己太容易了,活着真的没什么好的。然而我又不能真的去死,只会每天无病呻吟,痛哭流涕希望谁能放我一条生路。
我小时候犯错,我妈骂我都会问我,你还有没有自尊心。我小的时候回答,没有,都被你骂没了。
我和松子一样过分的依赖别人,我本身是没有认识事物的能力的,一定是要通过别人的文字或者语言才能产生认识和想法。我认识我自己也一样,我是通过别人对我的评价来了解自己的,我和我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,就像从未见过面的同居者。
我要是想大大咧咧的活下去,就不能被别人的见解刺伤。我不被刺伤的方法是,承认他们说的都对。他们既然说的对,那我就不必在乎。但是这种不死不活无所谓的态度又导致我完全没有上进心,无所谓,我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,给我也行,不给也行,活着也行,死了更好。
我太清楚这是一种恶性循环,可是我已经改不了了,我今年将满十八,我成年前都是这样生活的,除非把我的脑袋打爆重新换一个,否则我永远都要背着这个乌龟壳。我将没有羞耻心,死皮赖脸的度过我令人嫌弃的一生。
我第一次写这种东西还是小学四年级,我家当时住四楼,我既担心死的太难看,又担心跳下去死不了摔瘸了很尴尬。可我记得很清楚,我当时是真的很想很想跳下去。
我奶奶那个时候总是喜欢给我梳两个羊角辫子,又傻又土。我好像有穿一件紫色的毛衣,书桌是乳白色的,我不喜欢,可是我妈喜欢。墙刷得粉色,我妈喜欢,我无所谓,也不是很在乎。书柜门有两块大又不结实的玻璃,我弄碎了两次,每次都挨骂,后来我爸也打碎了一次,就放在那没修。
我们这一批孩子上学都早一点,六岁左右。四年级的时候我也就是十岁。
十岁的我,在上面那个场景里边抽哒,边拿铅笔在a4纸上写“从四楼跳下去是什么感觉呢”,然后把那张冷白色的打印纸塞到电脑主机箱上。我那个时候就是真的想去死,但也真的在求救,希望我父母能救救我。
一半的我在谋杀我自己,另一半在自救。
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那张纸,但是我父母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和我谈过这个问题。
我都觉得我很矫情,我的童年其实很圆满的,不穷不富,有两个发小,学习一般,从来没在学校闯过祸。父母也算婚姻幸福,虽然老是互相嫌弃但也离不开对方。
就,我不应该这样啊。
可我就是很痛苦,很想放弃啊。每当我思考是活着好还是死了好,我连灵魂都在真挚的呐喊,死了好。
我知道这是病,但是……我有什么办法呢,万一只是我的错觉呢,其实只是我的负能量吧

我不想别人理解我,最好谁都和我不一样。如果你能理解我,那你岂不是也活的很艰难。
亲爱的,谢谢,不用了。

我要赶在四点以前睡着……祝我睁开眼睛,又挣扎着尽量好的过一天。

评论(7)
热度(12)

© 英俊的胖子-Hatch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