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俊的胖子-Hatch

我的一个死人朋友【试阅3】

聂大中心

有时会有个青年来看他。
  别人家的吊唁,不管如何总要哭两声的,那青年却偏偏不。
  他手里拿着个白瓷的小酒壶并一个青灰色棉布的小包袱。等他把那个小包袱打开,我看里面是个小小的施黑漆木食盒。这小子把食盒抱在怀里,包袱皮青灰色外皮朝下、白色内里朝上在地上铺得了,竟然就这么施施然地在那块布料上坐下了。
  -大哥,我来看你啦。他说。
  这怕不是个傻子吧,竟然和一个死人说话。
   -我最近刀道精进了不少,家里的事也总算是折腾清楚了。
  这傻子竟又说了第二句。
  然后他顿了一会儿,打开了那个小食盒。
  -我竟然不知道大哥你爱吃什么,好歹你还知道我爱收藏扇子和瓷器。
  他从盒子里拿出一块糖糕,说道:“所以我只好带来自己爱吃的。”
  带来又吃不到。
  - 可是大哥你又吃不到,真是可惜了。
  然后就把糖糕塞进了自己嘴里。
  这就是个傻子吧?
  傻子塞糖糕塞得有些急,好像被噎住了,急忙忙拿那个白瓷小酒壶灌了一口酒。
   再说话好像都沾染上了酒气。
  -二哥他……还是在闭关。他大概是想不透的。这世界上那么多事,哪里是每一件都能参悟透的。
  -我实在是觉得大哥你死的太冤了些。
  
  他猛地灌起酒来,最后甚至把那个酒壶摔在了地上。
  
  -大哥,我现在每天都觉得你还在生我的气。
  -要不然,你怎么都不记得给我托个梦呢。
  -我前几天都梦到爹骂我了。
  -大哥,对不起,我知道从小到大你最疼我了,你看我现在知错了,也改了,你就回来看看我嘛。
  -大哥……
  
  -大哥……
  
  这小子坐在地上也不知道冷。堂堂聂家家主,这个样子成何体统。
  
  人都死了,还说这些有什么用。
  
  你又何必为他哭。
  那般残酷的人。说活着就什么事都咬着牙挺着,说死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走了。
  你说你要遮风挡雨,怎么能不遮一辈子,不挡一辈子呢。
  

评论(5)
热度(54)

© 英俊的胖子-Hatch | Powered by LOFTER